Skip to main content

 路由器网 > 新闻资讯 >

回忆高中的那些时光

2014-08-16 23:17 浏览:

在今天这个日子,我想写点东西纪念下我的初中、我的高中。今天,我就讲点大家所不知道的、或许可以称得上是秘密的东西。
 

先说点初中的事。我的初中班主任是廖老师,也是我的数学老师。我当初考入的中学是季初。季初应该是我们那里最好的初中了。我记得那时是因为我考的数学成绩作为唯一的一个满分者而被学校录取的。后来进了初中分了班,在一个称之为数学摸底考试(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张卷子内容全是找规律)中我考了个98分,也是全年级最高分。(注:第一个满分,是我曾经调开一个文件,查询到的,后一个98分是最高分,是我后来在无意中跟其他班级的人交流时才知道98分是年级最高的)

 

因此,我早早地被我的数学老师给记住了。那个时候的我,确实是有点崇拜他的。我对他的第一次自我介绍印象很深刻。他说,他第一次来我们晋江这个地方教学,有家公司要聘请他为经理他都没答应,而来我们这教学。这些事的事实依据如何,我没有去深究,也不会去深究。那时候的我,也没有“深究”这个概念。
 

在不久的后来,他给了进数学兴趣小组的机会(其实就是学奥数的地方)。因此,我开始正式接触奥数。但或许,我,天生不是学奥数的命,我一般都没有花多余的功夫去学习,只是像大多数人那样——上课听之。初一初二的数学兴趣小组,也没有定期考核的习惯。也因此,我得以继续留下。

而自进了数学兴趣小组,我的平常的数学成绩始终名列前茅,满分是常有的事。而说起了数学考试,那时候的我就会感叹,廖老师多么厉害!一个人教了两个班,我们班常是年级数学成绩年级第一,隔壁班年级第二。那个时候的廖老师在临考前总有个绝招(那时我也称之为绝招,没有想到其他去),他在考前总叫班级同学把窗帘拉上,然后在黑板上写写画画。但他从来没有透露过原题。也因此,以前我总喜欢称之为绝招。

 

下面,我开始说些关于信息学竞赛的事。大家都知道,高考、中考加分中没有信息学竞赛。也因此,一般的学校也不会很鼓励这种事情。小学的我,曾学过“海龟”语言,也曾参加过市里的信息学比赛。由于小学时家里与学校的条件有限,没有系统的进行学习,对许多东西也不够了解。但这些足以激起一个孩子孩提时期的兴趣。(我一直都很感谢我的小学,对我进行的启蒙教育)。
 

但初一那时,学校并没有明确招信息学兴趣小组的信息。因此,我直接找上我信息学任客老师,问述了信息学竞赛的事。老师很高兴,直接把我招入了门。那时,学的语言是PASCAL。因此,我重新学起了基础。那时老师给我复印了一份材料,我也高兴,开始自学了起来。基础的东西,很快就掌握了(估计是由于大部分语法规则未变)。但后来,老师开始讲函数的那一部分,对于那时候的我,那确实有些吃力。老师开始一个劲的强调全局变量与局部变量,但也没说过原因。而对于函数调用的讲解,老师也没讲太多。但现在这些我都不会有丝毫责怪她们的想法,以后也更不会有。我对她们,只会有感谢。
 

很快就初二了。初二那时候的我,学习有很大进步(其实是语文有很大进步)。听说校长还曾在全校老师会议了表扬了我,成绩由原来的200多名一直进到了年级前30名(年级前30是个分水岭,有奖学金)。估计也因此,我的班主任也把我当作了宝。我记得,那时有个创新知识竞赛,他把我秘密的推荐上去,不曾向班级公布,全班就我一个。我想,知道这件事的现在全班应该没几个,甚至没有,更甚至在之前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有一天有个人突然把我叫了出去,直接参加了个考试。但很不幸,我辜负了他的期望,我什么奖都没有拿到。卷子前面考的几乎是知识产权法,后面是个画画,但他却派了个从没听说过这个法律与画画都不好的人。
 

后来,很快,数学老师就知道了我信息学竞赛的事。那时,他很不赞成我学信息学。这点估计是很多人甚至是我的同学们都不知道也没想到的事。当然,那时候学校的信息学学习人员确实很不成气候,王春闽与一直被何立清老师骂的陈昱航同学(其实我一直想不清楚,为她就这么喜欢骂他,因为我一直将昱航看作是一个天才型人物,真的,我自叹不如。但或许,也只是因为何老师比较喜欢玩而已)大我一级的就二人。我们所有成员就5人。到初三时更是人材凋零,就我跟王春闽两人与一两个学弟学妹。因此,我是有点理解数学老师不让我学信息学的原因。但我就是喜欢!说实话,那时我还真不懂得怎么去获取、去了解这一块区域信息的知识,也不懂在哪里与同道交流这些信息,老师也未曾指示过。也因此,我的水平就是那般。但,我还是喜欢!
 

再后来,我的数学老师直接禁止了我学计算机,让我一心一意搞数学竞赛。当然,那时候的数学兴趣小组渐渐地,考核的机会多了,也不知怎么的,我的成绩开始上去(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初中的数学竞赛书没怎么碰过)。呵呵,被禁止了,所以我只能参加比赛,不能参加训练。但想想都知道,大成绩是不会出来的,最多只会有些小打小闹。
 

但初三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听班主任的话,常常晚自习的时候跑去机房。但一来二去,我还不被老师知道了,也挨了不少骂。这也应该是很多同学没想到的,因为,在他们眼中,我是数学老师的得意门生。而一有考试,我的考卷就被列为标准答案贴在墙后。再后来,我也就不能去了。
 

后来,数学竞赛逼进,我的数学老师又给班上的我唯一的特权。那时候,学校装修了一栋教学楼,有大量的新教室。一天晚上,老师把我叫到走廊谈话,让我每天晚上作业做完后到到其中的一间新教室学习奥数。但前提是不能让其他同学知道(班上不止我一个人参加了数学竞赛)。那时的我既感到荣幸又感到郁闷之致。但幸好,隔壁班的昱航同学也被叫去了。我记得,我还曾经向他抱怨过此事——为什么要秘密的搞这些差别化对待。但我也真没说,还小心翼翼的保留着这个少数人的秘密。直到现在我才将它公布出来。
 

我记得最后的几次数学竞赛训练考试,我考的都还不错,更获得了其中一些培训老师的关注(当然也有原因是我平常、期末班级数学考试成绩动不动就满分)。甚至我记得,在最后的那次比赛考试完后,就有一位我叫不出名的老师跑来问我考得怎样。但那次我确实考得不怎样。之后数学老师还问我要不要复查成绩。我说不用了。其实我感觉我初中数学竞赛确实学得很不怎么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那么相信我会给他出成绩。在之后中考临考前的几次交流中,他也给我作足了思想工作,开始细数初中以来对我的一些高级待遇(什么入团啊、积极团员啊、创新比赛啊、数学竞赛啊之类的),甚至不无玩笑(平常他就板着脸)的说如果家里带了些什么补的东西,都可以去他的寝室用微波炉热热。当然,我一次都没去。中考后,我确实还不至于让他失望,至少拿了个班级第一(其实是并列第一)。但是,那次的数学我没满分。

 

再来说说我高中的事。我的高中是季延中学。我一升学就在升学考试中被分配到实验班。听说那次考试我也是因为唯一的一个满分而被分配到实验班,但其他科成绩都不咋的。但细想起来,谁中考过后还会愿意去学习,没什么人满分也是很正常的。
 

我的班主任是谢雪川老师。这是我到现在都很敬重的老师。我记得高一那时,学校为高年级的数学兴趣小组邀请了个人来讲课。但我没有了如初中之前的特权,甚至连机会都没有,谢老师在班上叫了另外几个人去听了。也因此,我第一次下决心好好学,进兴趣小组,并且要高人一等。我一开学花了几周的中午把整本练习册给刷完了。后来,老师派我帮他定购竞赛用书,钱全都我自己收。这里,感谢老师对我的信任。但其中有个小插曲,其中也不知有谁不小心拿了张假钱给我。(100块的钱是有写名字的,但20的没有。)没办法,我只能先垫上。但这,我是不会说给任何人听的。书买后,我就郑重的在高一的那本的首页上写上“两天一章”的字样。后来,我也基本上做到了。虽说有挺多不会做的,但我也仔细地去理解题解的含意。同时,我在每页的最顶端用红笔写上了那一次没想出来的题号,以便之后复习。大半学期过后,那本书的重点知识我也基本做完了。我开始刷第二遍。这一次,我重点关注了我不懂的地方,但把这一次不懂的地方用蓝笔标上。就这样,我又刷了一遍又一遍,而每次都有些新的收获。至少,我思维的速度有了明显的提高。我记忆中的高一的数学训练赛还是挺多的,老师也看到了我成绩的稳步提升。终于,他把我跟昱航一起叫到办公室,当着他的面表扬我的进步,然后激励昱航。到了最后,高一有场全省的数学竞赛,我拿了学校第一,省的一等奖,听说差点全省前5,直接获取高三数学竞赛的复赛资格。
 

有了这个成绩,学领导开始在全校面前表扬我,当然,我也很满足。其实高一那时那么勤奋的我也有点其他原因,就是让雪川老师认可我。为什么是他呢?因为雪川老师本身就是一个很勤奋的人,年级办公室里最早来的就是他,比起我们班上的大部分人都起得早。是的,老师都这么勤奋,学生哪有理由不勤奋!
 

高一那时,我不止参加过数学兴趣小组,还参加了物理兴趣小组,更参加了计算机兴趣小组。但前两个,到后来学校要求只能有一个,估计是为了让一方很突出吧。其实我一开始想抛弃数学兴趣小组的,因为初中的经历。但后来想了很久,决定撤回原先的选择,继续数学兴趣小组。在高一的时候,学校对这些兴趣小组还是有培训的,每周晚与周末固定时间培训。我因为参加比较多,所以作业什么的基本都在中午与课间做。但现在想想都有点可怕,我居然能只在这些时间内把所有作业做完!其实计算机兴趣小组,学校也并不怎么抓。到了最后,能坚持下来的更少,并且生源都不怎么的(因为强人都去参加数学、物理、化学、英语了)。最后的最后,你猜怎么着。就剩下我跟王春闽两人。王春闽他本身也很强,参加了化学竞赛,成绩还不错,但他最后直接放弃了化学竞赛,只参加计算机了。而我,还参加了两项(数学与计算机)。在我记忆中,雪川老师也没说我什么,因此,我继续参加着。
 

到了高二,我分配到了另一个实验班,而不是原先雪川带的班。说实话,我挺失望的。此时的数学老师是刘明翔段长(我们叫段长,或许你们叫年级主任),班主任是朱老师。如果要我对刘段说句什么的话,我估计会说:抱歉,我从没认真听过你的课。也因此,我常常被刘段瞪,被刘段骂。不是说刘段的课讲得不好,而是我确实没时间。一来,高二学业繁重,竞赛的事比较紧张,所以我得用这段时间搞数学竞赛。但刘段认为,学习还是得踏踏实实。但你试想一下,假如每一天都有一个老师在讲着你会的知识,还不拓展,你会作何感想?刘段的这种慢节奏的生活实在不适合我,也命中注定了我与他关系不会太好。不知是否是因我笨的原因,还是怎么的,我的竞赛成绩明显上不太去,虽说在兴趣小组里面成绩也仍稳居前列。
 

再后来,刘段知道了我晚上到机房学计算机的事。他跟我初中班主任一样,也禁止我学习计算机。但我也像往前一样,每天晚上偷偷跑去。终于有一天,我们到了办公室谈话,只有我与他的两人。我记得那时他对我说,你这是脚踏两船的行为,最终终将出现问题。我记得那次,永远都记得,因为那是我高中唯一一次哭了!不怕你们笑,每次想到这件事,我都有点想哭的冲动。再之后,刘段巡得严,我再也没去过机房。也跟初中一样,我只能去比赛。我还记得高三的那次计算机初赛的时间跟数学的复赛时间一样,也因此,最后一次机会我也没上场。我开始听刘段的课是在我高三数学竞赛完后,那确实是很枯燥的内容。但我承认这套方法的确适合一般的人,只是,我们是实验班而已。
 

高三,我虽然还是数学竞赛的种子选手,初赛也获取了市第一第二的成绩,但在复赛中成绩却不甚理想,本校只有另一两个同学获得了省二、省三的成绩。他们开始猜测我这次的复赛成绩会如此差强人意。他们甚至猜测是因为考前我去找我姐,骑着自行车到处兜风。但其实,连我自己都想不到。这样一来,我什么成绩都没有,自然什么都不是。我上数学课时都有种数着时间过日子的样子。我开始频繁的被刘段骂,被刘段瞪,我也开始,躲着刘段走。再后来,有个自主招生考试,但我依然考得一般。再到最后的最后,高考来临,我更比平时考得一般,排名退后。
 

最后,我来到了现在的大学——中南大学,我就读的专业是医学信息学专业。估且不论这个专业怎么样,一听这个名字,你就知道是个交叉学科。其实大一有个机会,转去数学科学班,有笔试考试中成绩还行,面试后转成机会大。但到了面试前,我还是直接放弃面试,依旧选择了医学信息学这个专业。甚至,我在大一之时不曾为转转业这种大多数人都挂在嘴边的事奋斗过。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你不转去信息院只学计算机什么的?对于此,我只想反问到为什么要转?他们总会说,你对计算机这么感兴趣,干嘛要多学医学,最艰巨的医学。
 

大二里,我偶然里听说了一个程序设计校园赛,便组了一个小队来参加。直到今天,我已经完成了暑假集训,顺利地进入了校队。当然,之后还有好多路要走,但我依然会坚持。虽然我起步早,但我几乎度过了几年的真空期。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要有更大的进步,还很难。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成为里面的顶梁柱。